sf999
sf999 RSS订阅 | 匿名投稿
您的位置:SF999首页 > 1.85星王传奇 > 正文

列车,带着两束刺眼的亮光

作者:sf999 来源:http://www.sf999.name 日期:2018-5-16 15:00:36 人气:

热血传奇这款游戏中,再风光也会黯淡,再顺利也有幽怨,再成功也要归于静然,再显赫也离不开生老病死!人,要懂人生,人,争取完美,人,舍才会得,人,淡才是乐,静中感悟,净中升华,人争有道,人活义气,不求量只要质,不求果只要悟。人脉是金牌,思维是王牌,纵使金光闪烁,繁华过后是冷清。生命短暂,从容过活!生活精华,永当珍惜!——题记

列车,在黑夜里穿行,带我去向回家的方向。

火车,鸣着笛声,带着两束刺眼的亮光,呼啸而来,缓缓停下,站台的灯不亮,上车的人不多。不年不节的,人们老老实实呆在安身立命的地方,没有事,都是不情愿出走的。人,是有天生的扎根性的,背井离乡,到处游走,不是迫不得已,就是没有安定感,没有归属感。这一次我是后者吧,呆了二十年的城市,竟然也不能给我家乡的感觉,扑奔的那个小城,只容纳我三年的中学生活,却常在梦里萦绕,只因老爸老妈住在那里,便熟悉那里的街道,那里的商场,那里的前楼后院,叔叔大爷们。我知道,明天一早,大姨婶子们就知道老李家老二回来了。熟悉,不管是呆的地方,还是人。人,总有对新事物本能的抵触。这是老爸老妈不愿离开的理由吧。

这列车,载着形形色色人等,我用陌生打量别人,别人也用客气看着我。没有什么人说话。夜车,穿行在黑暗里,人们,沉默在列车上。

也有人小声说话。旁边一对女子穿着长衫长裙,走路裙动衣香,似带着仙气。聊着服装买卖的行情。若是进货,是去哈尔滨吧?东三省,哈尔滨临着俄罗斯,还是时髦现代一些。

邻座的一对男女,初识热络的聊着。说着现在的日子好了,吃穿都讲究了。想当年父母闯关东来到东北,我们衣衫褴缕,跟个小乞丐似的。跟李幼斌演的《闯关东》一样。说着在沈阳的家有两套房子,是借了政府动迁的光。说着现在的小年轻一个个都老实,上车就是低头玩手机。说着东北的汉子都虎和南方人的秀气。说着说着,三人的长座空了,也躺下歇息了。

列车员体型微胖,一直不停的忙碌。收拾桌上的垃圾,扫地,整理行李架。脸上淌着汗水,不见脸上有笑容,也不见有怨气。夜班的工作磨练着他。看不出他对工作多么热爱,却也不是厌烦。于他,也是工作习惯了。夜班是辛苦的,我也上过夜班,体会过夜班的苦。那时年轻,还好会很快恢复精神。如今,就是熬夜一两回,要好几天能缓过来。

这回也困也累,却不想睡。靠着玻璃窗的座位,让我对着窗外的黑夜思绪万千。

上车的时候,天就是黑的了。灯光成了大地的语言。昌图是个县城,车站灯光通亮。站前“同济医院”的红色灯箱牌很是明亮。眼睛一眨,我看成了“国际医院”,嘿,是我眼睛花了,是我愿望太过美好。昌图是辽宁最北端了,出了昌图就出了辽宁界,进了吉林界。莫名的亲切,毕竟档案里籍贯栏填了多年的吉林松原。这是人生存的印记,不能改变的。就算吉林经济发展不如辽宁,不如黑龙江,却是我最牵念的地方。车的行进,穿行在暗夜。北方的大地开始沉睡。不管春天播种下的种子是否在发芽,不管明天的能否下场透雨,睡了,就是了。只有今天睡好了,明天才更有希望。车过的村庄一个又一个,有隐约的灯光,北方的村庄是早睡的。从前是,现在也是。无论世界多么飞快的发展,留给北方农村的也只是背影,人们依然不紧不慢的生活着,赵本山的破帽子还有人戴,在集市上,在自家的墙根边,在渴盼看天收成的田地里。帽子还是歪着,裤腿还是瘪瞎瞎的。不知道老赵红了这许多年,跟这个土得掉渣的帽子有没有关系,但这个朴实厚道的农村娃子在央视春晚娱乐了大家很多年。人们不会忘记!

村庄睡了,城市却向来是晚睡的。车过四平,东北最大的铁路枢纽。相比却不如昌途的灯光更亮,售货亭的小房子油漆斑驳,在黄色的灯光里显得极不景气。出站不远,“金士百啤酒”的大楼却看上去灯火辉煌,这灯光便是最好的广告,各色霓虹闪烁,是不是就可以更吸金。喝过金士百啤酒,大瓶的,量足,劲大。可媲美铁岭的简岛吧。是东北人的口味。哪个汉子不能查瓶整上几个,小意思!就连北方女人也不示弱,吹个把瓶也不是事儿。

过了四平,又是大片田地和散落的村庄,北方的大平原,没有山峦,没有沟谷,养育了北方汉子和北方女子坦荡荡的豪爽性格。

省会长春,是刚重建不久的新火车站。对于拆除旧的那个尚还结实的当年日本建的老火车站,有人惋惜建筑尚还坚固,有人快意拆除日本的建筑,鼓吹我们自己的重建。拥与贬都是微弱的,终是重建了。只要建一个更加经久耐用的新站,人们很快会喜欢新的东西。只愿它别随了大流,成了豆腐渣,让后来的人们更加怀念旧站就好。

再往北,过了农安,就是松原了。离松原五十里有一个小镇——王府镇,从没考察过它住过哪个王爷。快车在这个小站并不停。念它是因为镇下的王府乡牧羊场是我出生的地方。那里有我长大的童年,有我得过很多奖状的小学生活。有我挖菜养大的鸡鸭猪狗。有我常常念想的故乡的老屋。再没回乡看过它们,也不知它们现在的模样。不敢走近,我怕老屋没变,我变了。而我没有变得更好。

“老妹儿,住店不?”“不,我到家了。”“那老妹儿,打车不?送你回家。”我喜欢这样的对话。若放在他处,这是我极厌烦的,会面无表情,绕道而过。而这是到家了,心里踏实极了,这对话就全然变成了欣喜。我知道,前面就有这样热情的家乡的“哥们儿”在接我。

回乡的列车,一夜未睡。后天是老爸和姐姐的生日,俩人同一天过生日,我总觉得很是为他们幸福。这些时日老爸身体不太好,心里甚是惦记,才放下上学的孩子,踏上回乡的列车。

车窗外漆黑一片,夜深了,黑夜,淹没了美好,连带很多丑恶。硬座车厢里,昏昏欲睡和昏昏已睡的人们,甚或有鼾声传出。睡着的时候,世界是安宁的,没有了你贵我贱,没有了奸傻馋滑,黑夜,有了一时的平等和安宁。车窗上有我的影子,我的影子也同样面无表情,也不管我内心的心潮澎湃。我说了这么多,它也无动于衷。离乡久了,总觉得没有锦衣,没有金冠,对家乡有愧,对父母有愧。可是我是爸爸妈妈的孩子,他们总是会等我在家门口。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0
0
0
0
0
0
0
0
本文网址:
下一篇:没有资料