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f999
sf999 RSS订阅 | 匿名投稿
您的位置:SF999首页 > 1.85星王传奇 > 正文

传奇sf中冯其庸先生的恳切教诲

作者:sf999 来源:http://www.sf999.name 日期:2018-3-17 9:50:48 人气:

传奇sf游戏中,岁月长河遮掩了彼岸,就是突然的这个意识,恰是这个倦怠的庸意,转身见的却不再是你,阵阵晨凉波动着反思的键琴。

上午网上浏览,忽然一条短新闻闪入眼帘,惊了我一跳:2017年1月22日中午12时18分,北京潞河医院,著名文史专家、红学家、中国人民大学国学院首任院长冯其庸先生安详仙逝,享年93岁。看完这昨天发生的事情,我不由得有些伤感,眼眶也跟着湿润起来。

去年的春节,还在电视新闻上见到冯先生,只见他居家坐在轮椅上,大腿覆盖着毛毯,习近平主席在看望他。想不到这个春节还没到,他竟然就忽然离去,成为另一个世界的人了。

冯先生留给我的,有两幅字、三封信、一本无锡的杂志(内有介绍冯先生的文章)和一张名片(名片上亦有冯先生签字)。两幅字就挂在客厅,而三封信、杂志和名片也很快被我从书架上寻到。

冯先生的字繁体加草书,我有点费力地又通读了一遍,恍惚间冯先生就在眼前,深切诚恳地对我说着话。信的落款为1986年12月,距离现在竟也有30年多点的时光了。

记得是当年的9月下旬,冯先生来乌鲁木齐讲学,因为我当时是来自库车的学生,被学校委托陪同冯先生和夫人前往库车考察。当年的条件不比现在,我们一行竟是坐长途客车走了一个来回;在库车活动了5天的时间,考察当地的历史和佛教来历。

冯先生虽是大学者,却没有丁点架子,举止简单明了,待人诚恳平和,让我产生了写他的欲望。写好后,我自我感觉良好,将稿件寄给已回北京的冯先生,问他是否可以发表。

我是从高中阶段就开始投稿的,学的又是中文,感觉写作水准还算可以,对发表写冯先生的文章充满期待。

因为我给冯先生的信地址不详,到了12月方收到冯先生的回信。有关的内容照录如下:“我回京倏忽已十多天了,一回来就到艺术研究院楼工作(其时冯先生调任该院副院长),千头万绪,忙得不可开交,你的文章在飞机上就看过了,早想写信,实在没有时间。这篇文章,从你初学写作来说,已不容易了。文字基本上通顺,语言也还简洁,根据这种情况,你要多写多练,特别要多读,慢慢就会提高了。写作是件很苦的事,提高也只能是逐渐提高,不可能一下提高,所以要下长功夫,切勿心急。从这篇文章能否发表来说,我觉得不能发表。这不是我谦虚,而是文章还没有达到能发表的水平。一是你对我不了解,只是你对我几天中的印象,究竟还是表面的东西;二是你还不善于抓住主要的东西;三是你的文字功夫还不够深,还得再下功夫。所以这篇文章就不要发表了。与你相处了七天,知你敦厚朴实,所以都是讲的实话,请不要见怪。”

这封信很长,还详细说明了和我一起照的照片因保管不当无法正常洗出的原因等,足足3页。

我是满怀希望的,但冯先生的意见很坚决态度也很明确,我当时虽然不是很想得通,也只好作罢,放弃了发表的想法。

真话往往不是那么让人觉得舒服的,但理智告诉我冯先生说的每一句都是对的。我当时并没有发表过任何的作品,那水平可想而知。我记住了冯先生百忙中对我说的话,坚持着文学的梦想,更多地琢磨别人写的,也更多地写和练,一点一滴提高自己。

冯先生的话,是刻印在我的脑海了吧,长久地影响着我。

终于,在1987年,第二期《阿克苏文艺》发表了我的处女作,短篇小说《女疯子》;同年,在新疆生活导报发表了游记《库车河畔的怪美山景》。此后,陆续在地州、省市及全国性报刊上发表过小说、散文、诗歌等,出过文集《虫亦有声》和《草木有情》。2013年2月,我成为新疆作家协会的会员。

1998年,热播电视剧《水浒传》,我在剧末的屏幕上看到了所列文学顾问有冯其庸先生的名字,就又起了写冯先生的想法,因为其时与冯先生联系已断,无法再征求意见,写成后斟酌再三,寄给了新疆日报,而该报也就在2月17日副刊的显著位置上刊登了这篇文章——《冯其庸先生二三事》。

“要多写多练,特别要多读,”“写作是件很苦的事,提高也只能是逐渐提高,所以要下长功夫,切勿心急”,要“善于抓住主要的东西”。今天再看冯先生写给我的这些话,更加感觉到都是极恳切的肺腑之言,字字千钧,句句在理。

我略感安慰的是,我多少是听了冯先生的话,也一定程度上脚踏实地做了。这,或许也算冯先生没有白白浪费他的宝贵时间给我写信吧。

冯先生走了,他给我们留下了著作等身的丰富遗产;而他对我的教诲,也会继续鞭策我激励我将写作的事情做得更好些。

特以此文,纪念和缅怀我心中的长者和老师冯其庸先生。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0
0
0
0
0
0
0
0
本文网址: