sf999
sf999 RSS订阅 | 匿名投稿
您的位置:SF999首页 > 1.85无英雄传奇 > 正文

灿烂的阳光照在她微笑的脸上

作者:sf999 来源:http://www.sf999.name 日期:2013/7/17 9:22:25 人气:

君冲出家门的那一刻,眼泪夺眶而出。天灰蒙蒙的,雨淅淅沥沥地下着,泪水和雨水融合在她的脸上,君一个人漫无目的地走在秋雨里,冰凉的雨无情地淋着她单薄的身体,她却没有感到冷,因为她的心在一滴一滴地流血,“‘多发性恶性肿瘤’和丈夫的背叛”双重打击的那刻骨的疼让她感觉不到以外其它的一切痛苦。

秋雨不紧不慢地下着,一只落伍的燕子悲啼着仓皇地从她身边飞过,君望着可怜的小燕子渐渐远去的身影,仿佛自己就是那只可怜的小燕子。君的心乱极了,她想不通为什么命运对她不公,她不相信这一切是真的,可是一切又明明都是她这几天刚刚经历的——

几天前,君的单位组织职工体检,红外线乳腺扫描和B超检查时发现了君的身体异常,医生建议她去大医院做详细检查。今天上午君去医院拿回切片结果:她同时患上了双侧乳腺癌、子宫癌、宫颈癌------癌细胞已经侵蚀了她的全身,她面临的将是艰苦的放疗化疗。本来心情沉重的君拖着疲惫的身体回家想寻求丈夫的一丝安慰。然而,当她打开房门的那一刻却看到了让她震惊的那一幕:她的丈夫正和一个年轻妖冶的女子在床上------丈夫看到君,一边穿衣服,一边冷漠地大声质问:“你今天怎么回来这么早?讨厌!”这是和她共同生活了二十几年的丈夫吗?君的大脑一片空白。

天渐渐的黑了,君筋疲力竭地蹒跚在秋雨里,深一脚浅一脚漫无目的地往前走。她想起了自己的母亲,要是母亲还活着,该多好啊!这时,她一定会依偎在母亲的怀里,说出心中这些年太多太多的委屈。“啊!母亲,你在哪里?”君在心里呼喊着。母亲那慈祥的笑脸清晰地出现在她眼前了,仿佛小时候一样,母亲向她伸出暖暖的手!“啊!妈妈,”君不顾一切地扑过去,可是一堵冰冷的墙挡住了她,君重重摔在地上。

“我这是在哪?”君努力让自己清醒过来,她努力借着幽暗路灯辨别着方向。可是眼前一片模糊,她什么也看不清。朦胧中,好像有人扶起她,也好像有人和她说话,但是说的什么,她没有听清。君太累了,她昏睡过去。

“小君,小君。”有人在叫她的名字,是母亲!这次,她听清了!母亲还是那么年轻美丽,她扑到母亲的怀里,母亲的怀抱真温暖!母亲的怀抱里真幸福!母亲的怀抱里真安全!好久没有这样快乐过了,君闭上眼睛,喃喃地:“妈妈,你去哪啦?咋去了这么久?爸爸骗我说你死了,我不信,我知道你回来的,会回来看我的!所以,这些年我一直在等你!妈妈,这回你不会走了吧?妈妈,小的时候没有你在身边,我很孤单,晚上很害怕。妈妈,不要离开我。后妈妈对我一点不好,经常打我,爸爸也打我。结了婚,我也不幸福。妈妈,我不让你走,再也不要离开我了,好不好?”“妈妈也想你!妈妈不走,妈妈要永远和你在一起。你是妈的宝贝。”母亲对她笑着,轻轻地为她梳理头发,还为她系上了君最喜欢的粉红色蝴蝶结。突然,后妈和爸爸来了,他们粗暴地将君和母亲分开。君无力地叫喊,挣扎。这时,她的丈夫出现了,君向丈夫伸出求助的手,丈夫冷漠地看着被摧残的君,用力推开了她。君拼命抓住丈夫的衣角,丈夫见推不掉她,就猛地一闪身,从丈夫的身后穿出一只怪兽,瞪着两只血红的眼睛,张开血盆大口向君扑来,君感到一股腥臭的热气涌过来,她绝望地声嘶力竭的大喊:“妈妈,救我!”

一阵忙乱的脚步传来,强烈的光刺得君睁不开眼睛。

“你醒啦?闺女!”一个老人慈祥的声音。君终于睁开双眼,原来自己躺在一间小屋的一张床上,一位老人正冲着她笑。“我巡查厂房时见你发着高烧趴在雨地里,就扶你在我的值班室里睡下了,怕你夜里冷,就把电暖风给你打着了。孩子,你病了。”君爬起来,墙上的石英钟指向7:30。雨过天晴,一缕晨光正从窗外射到她的枕头上。一台电暖风正在床边对着她对吹,上面两只红色的按钮一闪一闪。原来,她在这里迷迷糊糊睡了一夜,刚才的是一个噩梦。

君坐上出租车用了二十分钟就到家了。丈夫见她回来,劈头就是一句:“你死哪去了,夜不归宿?你不是总这疼那疼的有病吗?不是去找‘野汉子’去了吧!”君脸色苍白,几乎瘫倒在地。“有野汉子好啊,不过,下次,你要再去找,就事先告诉我一声,我就不让她走了。”“你——”君一句话也说不出来,她几乎晕倒。丈夫看也不看她一眼,“少和我在这装!不过就离婚!”甩下这句话,他扬长而去。

君瘫坐在沙发上,欲哭无泪。刚下过雨,屋里很冷,死一般寂静,窗外不时传来远处买卖人的吆喝声。“我的希望在哪?在哪?妈妈!”她不由得又想到了母亲,母亲的怀抱真暖!君站起身,艰难走到儿子房间的写字台前,凝视着上面的一家三口的合影,很久很久。终于,她拿出笔给在远方读书的儿子写了一封长信。把信纸叠好,将合影扣压在信纸上。君咬着牙硬撑着虚弱的身体,把儿子的房间最后打扫一次。然后,她慢慢将窗户打开,站到窗台上。路人也许以为这家的女主人休息要擦玻璃吧,没有人感到奇怪。

君抛下了近五十年的酸甜苦辣,纵身从她家十五楼的窗子上跳了下去。短短几秒钟,君感到从未有过的轻松,她吸了一口上午清新的雨后空气。君惨白的脸上带着一种解脱的微笑,在心里喊着:“妈妈,我来了!”

上午灿烂的阳光照在她微笑的脸上。

读完这篇文章后,您心情如何?
0
0
0
0
0
0
0
0
本文网址:
上一篇:我的看法